行業瞭望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| 集團資訊 | 行業瞭望 | 正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次大膽的藝術實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     時間:2022-04-11     資料來源:中國藝術報      瀏覽次數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次大膽的藝術實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梨園戲《英雄虎膽》觀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陳世雄  來源:中國藝術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日前福建省第28屆戲劇會演中,福建省梨園戲傳承中心上演的《英雄虎膽》引起了熱烈的反響,有人提出嚴肅的批評,也有人認為這是一次有益的探索。筆者認為這是一次大膽的藝術實驗,揭開了梨園戲歷史的新一頁。該劇是根據拍攝于1958年的同名電影改編的。劇情大意是,新中國成立初期,國民黨“反共救國別動軍”司令李漢光和他妻子李月桂率領一股頑匪躲藏在東南部的大山里,對新中國的社會秩序和經濟建設造成威脅。解放軍偵察科長曾泰奉命喬裝為從海外派來的“副司令雷震霆”,深入匪巢與頑匪斗智斗勇,終于里應外合,將匪徒一網打盡。影片曾經紅極一時,60多年過去,觀眾中知道這部影片的人已經不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《英雄虎膽》不是上演的第一出梨園戲現代戲。據梨園戲老導演莊長江不完全統計,梨園戲傳承中心的前身——福建省梨園戲實驗劇團從20世紀50年代末到70年代末總共上演過“革命現代戲”多達80余種(包含少數現代題材小戲)。其中只有小部分是本團自己創作的,大部分為移植、改編自他人的作品,包括話劇、歌劇和其他劇種的劇目。較成功的有《楊梅嶺》《赤葉河》《紅色種子》《端嫂》《燕南飛》《婆媳倆》《楊立貝》《楓林晚》《李雙雙》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進入21世紀之后,梨園戲演出的幾乎是清一色的古裝戲,特別是在強調保護劇種特色、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之后,現代題材的梨園戲實際上已經絕跡。因此,當梨園戲傳承中心決定排演《英雄虎膽》時,人們擔心的主要是,這出戲會不會違背梨園戲的傳統,會不會傷害梨園戲本體、導致梨園戲的劇種屬性因此褪色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是在種種質疑的聲音中,我看完了《英雄虎膽》演出。走出劇場時,我的感受是,這不過是一次嘗試、一次探索、實驗而已,不必大驚小怪。世界各國著名劇院形形色色的工作坊,不就是它們的實驗車間嗎?《英雄虎膽》的實驗完全正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它是不是違背梨園戲的傳統、規矩、劇種特征?就某些片斷、某些局部而言,似乎是違背了;但是在總體上,我認為并沒有違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該劇的開啟確實是出乎意外的,因為它完全是話劇式的。觀眾進場時,只見大幕緊閉,大幕拉開時,沒有鑼鼓聲,只聽到一陣類似舉起槍械的金屬碰撞的聲響,觀眾看到的是:在巨大的屏幕上投射著影片《英雄虎膽》的片頭,而屏幕下方,在離觀眾極近的臺唇部分,一前一后兩排身穿軍裝、面目不清的人(總共20余人),在一排桌子后面正襟危坐;接著,在紅色燈光下,兩排人同時起立,后排的人脫下軍裝外衣,露出便衣,動作一致地走到前列;而原來前排的軍人退到后列,隨即轉身側對觀眾;穿便衣的人站到前列后,迅速而整齊地從桌上拿起手槍,發出上膛的金屬聲,此時燈光漸暗,兩排軍人一起轉身背對觀眾,神秘地消失在黑暗中:樂隊輕輕敲響鑼鼓聲,給觀眾留下強烈的懸念。這個戲曲舞臺上史無前例的序幕就這樣在半分多鐘內迅速結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舞臺設計同樣是獨特的——運用了轉臺,在它的正中央豎立著一堵高大的、似乎是用炸藥炸出來的、凹凸不平的石墻,將空間劈分為二。敵對雙方,或土匪內部矛盾的雙方,都可以分別躲在墻后相互窺視,策劃計謀,或在唱段中訴說心中的情感和思考。隨著轉臺的旋轉,劇情節奏、動作節奏,都得到了強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物的調度也因此有別于過去的古裝戲,有時可見4個人物分別站在舞臺4個角落,有時讓人物分別站立于舞臺深處和最接近觀眾的臺唇部分,這就增強了舞臺的縱深感和場面的戲劇張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說音樂設計。就唱腔而言,基本上是傳統的。劇中用了梨園戲傳統唱腔曲牌,如【慢頭】【中滾】【短滾】【生地獄】【寡北】【二調·下山虎】【逐水流】【寡疊】【翁姨疊】【塚疊】等。樂隊的表現力與過去的古裝戲所用的樂隊有極大的區別,這就是音量明顯地擴大了,猛烈地沖擊觀眾的聽覺。鑼鼓聲與運用現代設備加以擴大的音響混合起來,震耳欲聾,渲染著氣氛、強化著節奏,給人的感覺既是梨園的,同時又是現代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表演方法是這出戲最令人擔心的方面,也是最容易引起爭議的方面。導演、演員都極力把傳統戲曲的表演技巧融入這出新編劇目中。不論解放軍的隊伍,還是土匪隊伍,當他們行進時,都沒有用寫實手法,而是像傳統戲曲一樣運用象征、虛擬的手法。土匪“司令”,假冒的“副司令”曾泰,解放軍馬政委3人各自帶領的隊伍,都沒有真實地出現,而是處理成3人各自手執馬鞭,在舞臺上打圓場,同時傳來沖鋒廝殺的聲音,避免了許多現代戲滿臺人物那種話劇式的處理,守住了戲曲的傳統。扮演土匪司令“夫人”李月桂的曾靜萍,從前扮演的是《陳三五娘》中的五娘、《董生與李氏》中的李氏這類人物,所用的身段程式在《英雄虎膽》中當然無法照搬,這是對一位著名表演藝術家的考驗。觀眾看到,曾靜萍巧妙地“化用”了梨園旦角的表演程式,形體和節奏上在與傳統“不似”之中包含著某種“似”的成分。她扮演的“李月桂”的身段有時比傳統戲中更加多變:忽然轉身,扭腰,跨出一大步,手臂伸直,雙指并攏,直指對方,卻仍然令人感到有一點梨園戲的影子。她的咬字吐音,無論在唱時還是念白時,都不同程度地運用了有別于古裝戲的新唱法,由于巧妙控制共鳴腔和喉舌的結果,把人物頑固不化、陰險狠毒、詭計多端的特點表現得淋漓盡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說《英雄虎膽》的排演曾經遭到反對,這是可以理解的。因為該劇仍然存在著需要解決的問題,話劇式的舞臺設計,話劇式的開幕方式,傳統程式如何更好地得到應用等等。確實,梨園戲劇團在國內只是一棵單根獨苗,需要細心呵護。然而,推動一個劇種的根本力量畢竟是藝人自己,再稀罕、再珍貴的劇種,藝人們也有權利進行實驗。藝術生產和其他生產活動一樣,都必須進行反復實驗,而實驗往往會導致失敗。我們應該容許實驗,容許失敗。對于“非遺”劇種,最好的保護方法就是在細心地維護它的本真性,保留它的原貌的前提下鼓勵創新。世間萬物沒有什么是一成不變的;只有在守正的同時創新,“兩條腿走路”,才能永葆藝術的青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。ㄗ髡呦祻B門大學教授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*聲明: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,請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及時更正、刪除,謝謝。郵箱:zjjt86665001@163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九九热这里只有精品,996热RE视频精品视频成人